厨房花园 江南第一花原来是种高级食材呀

2019-09-16 01:43:58 围观 : 87

  真诚地向华北地区的花友们推荐白花玉簪,虽然它的叶片平平无奇,既不是蓝绿色的炫目,也没有什么网红的波纹条,但,有一点它是稳赢的,白花玉簪,是所有玉簪中开花最为浓香的,也是花形最大的。

  此外,白花玉簪还有很多优点,它习性最强健,比较耐晒也耐旱,特别适合华北地区相对恶劣的气候环境,说真的,比起江南有白兰、栀子、姜花诸般白色香花来,在北方,能够当草一样放养的白色香花,除了这种玉簪,你还能找出别的吗?

  我在朋友圈发了火腿玉簪的照片,有朋友评论:“当成芦笋吃啊,好奢侈。”我想了想,嗯,它比芦笋产量可高,而且,估计种植难度要低很多,缺点就是芦笋可以在春夏连续采收,而它估计就是初春风物。

  在长期的种植中,我,养成了一个非常良好的习惯,无论什么植物,先去用各种语言搜搜它能不能吃,中国人不吃,说不定英国人吃呢?比如接骨木,在国内是药材,在英国就可以泡接骨木花水喝。比如青葙(野鸡冠花),我们主要当野花看,在尼日利亚是大众食材呢,号称快乐肥宅草!

  隔壁樱桃园的白玉簪开了一片,绿叶白花,或早或晚,我劳动的点儿正赶上花开的时间,风一吹,绿叶泛起波浪,随风飘来阵阵馥郁芬芳,仿佛是江南。

  在从汉到清的漫长种植历史中,白花玉簪一直占据主流地位,也是入诗入画的不二之选,江南第一花这个名头,就来自黄庭坚的诗:“玉簪坠地无人拾,化作江南第一花。”

  大部分玉簪不要说浓香,连一丝香气都没有,还有很多高度培育的玉簪品种,压根就不开花了。

  我觉得可以这样推导:它在日本、韩国都有很长的普及食用历史,未见有重大中毒事故报道,所以,肯定至少有一批普遍分布的品种是可以食用的。其次,可以谨慎地采取一些安全系数较高的烹饪方法,比如油炸、热炒,其实金针菇里也含有秋水仙碱,但它遇热会分解,充分煮熟后吃就没问题,我建议,咱们先从天妇罗玉簪开始吃起!

  关于这个问题,玉簪大神群里也有人讨论,主要是对叶片含秋水仙碱的疑虑,不过我没搜到关于它毒性的具体研究资料,倒是有一篇浙江省农业科学院花卉研究开发中心的文章,对购自虹越的8个园艺品种进行了检测,得出的结论是:嗯,在多个营养或品质指标中表现突出,比如全钾、全钙含量、总糖、类黄酮含量等指标最高……

  感觉没错,我把这花拍了照片发到一个玉簪大神云集的群里,得到了两句点评:“江南第一花说的就是这个种”,“也是中国第一个引种到国外的玉簪”。

  其实,《中国植物志》中也提到了,“花亦可供蔬食或作甜菜,根、叶有小毒”,但在日常生活中,我还真没见过或听到谁吃过玉簪花,看看日本的美食博客,大把食谱啊,而且主要吃的是叶,这个产量高!

  厨房花园一切照旧,一日一蔬只是我最近比较有兴趣的一件事情,菜照种,花照栽,菜农的本分不会变。

  日本人主要吃的是春天刚发的芽,或者是半展开的嫩叶,直接当成蔬菜来炒,做天妇罗也是相当好的材料,还有模仿西洋料理,用火腿片卷着吃的。

  不过在日常称呼中,为了给众多貌美玉簪留个做人的余地,通常称它为白花玉簪,注意,不能简称为白玉簪——因为白玉簪特指的是一类无绿叶腐生玉簪品种。

  玉簪,当下非常流行的耐阴庭园观叶植物,园艺培育品种超过5000个,但是,只有中国的原生品种Hosta plantaginea,才是江南第一花,而在《中国植物志》中,它的中文学名,直接就叫玉簪。

  玉簪含苞待放时,正如古代女子头上常插的白玉簪,所以,这个名字是相当准确的。清代的邹一桂在《小山画谱》里详细地描述了它的长相:“白花长筒,未开如簪,瓣六出,似百合而小,一支十余朵。”

  至于主流内容更新不够得力给大家造成的误解,在此,我只能惆怅地喝着可乐说,哎偷懒一时爽,一直懒一直爽啊~~嗝~~